中文English

客服热线
020-86028831 020-86028835
当前位置:首页>联系我们 >行业资讯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从全国文保单位玉泉寺看安防建设的滞后
发布日期:2016-08-18

继几个月前的清东陵被盗案之后,几天前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玉泉寺成破庙”事件,又一次吸引了社会舆论的目光,相关单位的安防情况也引起我们的关注。

玉泉寺位于河北省蔚县境内,2008年10月被河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名单。寺庙坐北朝南,大殿采用了封建社会等级最高的庑殿顶,是明朝太监王振奏请英宗皇帝所敕建的一处家庙,距今已有600余年的历史,庙里有非常精美的彩色壁画,其壁画内容包罗万象,为我们再现了明代社会生活场景,对于我们研究明代的民俗、建筑、艺术等方面都有巨大的启发,文物价值不言而喻。


寺庙已经在几年前就成为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理应得到相关部门的积极修缮与大力保护,但事实并非如此。玉泉寺屋顶破洞已有四年,却无人对此进行较彻底的修补,只是当地村民用塑料布临时盖住,寺庙内的壁画因为雨淋,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模样,被污泥掩盖,且壁画背面的墙壁已经满是裂缝,如果墙壁倒塌,珍贵的壁画必然会荡然无存。寺庙经历几百年风雨沧桑,又经文革洗礼存在至今,现在却处于因无人修缮而将倒塌损毁的惨状,破败的寺庙与旁边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形成鲜明对比,那一块经国家权威认证之后的打造的石碑是历史对我们现代人文物意识的拷问。

玉泉寺为何尚未修缮

作为一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屋顶漏雨、墙体裂缝而迟迟得不到修缮,社会民众在惊讶之余不禁要问:玉泉寺为何得不到修缮?究其原因,除资金困难之外,有关部门不作为,监管不严格、缺乏有效的追责措施也是重要原因。玉泉寺事件中,屋顶的破洞已经存在至少四年时间,而这四年中,有关部门并未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来进行文物保护,从对当地村民的采访中我们已知“村民们发现有洞之后,有人用塑料布将这个洞盖住”,塑料布当然不能为珍贵的壁画遮风挡雨,有关部门的坐视不理最终导致珍贵壁画上糊了一层淤泥、墙体裂缝满满。《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编制要求》第八条中提到:“文物保护单位保护和规划应根据确保文物保护单位安全性、完整性要求划定或调整保护范围,根据保证相关环境的完整性、和谐性的要求划定或调整建设控制地带……各类保护区划必须明确四至边界,注明占地规模,制定管理规定。”而文物爱好者陈先生则看见当年的玉泉寺院子里甚至还被村民堆上了杂物,玉泉寺周围既没有划定控制地带,又没有出台相关的管理规定,可见当地相关部门对玉泉寺监管之松懈、追责之草率。

其次,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评定及评定之后的资金落实等事宜也需引发思考。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是由国家文物局审核、国务院核定公布。第一批共180处;第二批共62项;第三批共258项;第四批共250项;第五批共518项;第六批共1080项;第七批新增共1943项。纵观历次核定公布数据,五、六、七批次项目数据似乎让我们觉得国家级文物猛然间多了起来,我们不禁要问:国家级文物的评定是否真正合理,其中是否存在商业炒作因素。因此作为整个事件的观望者,我们期待全国重点文物单位的评定能够更加透明、合理。

虽有关部门不作为、追责不严是玉泉寺事件的主要原因,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资金不足问题也成为玉泉寺大修的瓶颈:蔚县博物馆工作人员刘伟表示存在资金不足的问题,故无法在今年之内对玉泉寺进行整体修缮。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评定时应做好后续的一系列规划,包括资金拨给、修复技术的提供等。蔚县作为文物大县,存在重点文物多、资金照顾不到的问题。在2013年公布的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蔚县境内新增项达到12处,比之前翻出一倍以上,成为全国重点文物最多的县级单位,因此资金支持、技术支持都存在较大问题。

据了解,2013年之前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351处(比前六批之和多3项),每年全国文物保护的专项资金投入2500万元,那时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防盗达标不足30%。2013年一批又增加了82%,而文物保护资金的投入不能相应增加,其安防能力让人担心。

针对此类事件应采取的措施

首先,应提高相关部门的安防意识,与此同时要实施可行的追责制度。《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编制要求》第九条提到:“根据文物保护单位的价值与现状评估,针对破坏因素,结合保护目标,制定保护措施。保护措施的制定要以各项评估为依据,区分保护力度,划分措施等级……一般保护措施应满足文物的保存、管理、安防和日常维护要求。特殊保护措施必须经由专业技术论证,要考虑可逆性。涉及防火、防洪、防震等急性灾变的保护措施应制定应急措施预案。”针对玉泉寺的现状,相关部门应先设定保护区划,设置栅栏进行实体防护,在人防方面也要引起重视:派专人对玉泉寺进行昼夜值班看管,同时也要注重技防:如重点区域设置防盗、监控设施等。“有道无术,术尚可求也;有术无道,止于术。”如果说安防措施是从“术”的层面来应对此类事件,那么追责制度则是从“道”的层面引起责任人的重视,使相关责任人对本职工作的重视度提高到一个新的境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各有关部门和单位因不依法履行职责、决策失误、失职渎职导致文物遭受破坏、失盗、失火并造成一定损失的,要依法依纪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建立文物保护责任终身追究制,对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不论是否已调离、提拔或者退休,都必须严肃追责。”只有在责任终身追究制的框架下,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文物保护工作的全力进行,最大程度的将更多文物纳入妥当的文物保护体系中。

其次,在评定文物保护单位时应注意门槛的设定以及后续资金等问题的落实。蔚县历史悠久,境内有大量的文物:各类文物遗存780余处,更有多达580余处的古建筑,其中玉皇阁、南安寺塔、释迦寺、代王城遗址及汉墓群等9处属于国家级保护单位,省级保护单位32处,县级25处,蔚县博物馆馆藏文物5600多件。这一系列的数据不禁让我们发问:蔚县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评审都是合理的吗?为何评审通过之后资金迟迟无法到位?

像玉泉寺这样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修缮尚不能保证,其安全保护的情况又怎样了呢?

在对玉泉寺负责人李新威的采访中得出以下信息:“目前玉泉寺的状况并不十分如意,但资金短缺问题不是导致玉泉寺如此惨状的最主要因素。2014年向国家文物局提出对玉泉寺进行保护维修的立项申请。同年,国家文物局也批复同意申请,但是同意以后需要我们找有资质的文物保护公司做玉泉寺的保护修缮工程的方案,2014年年底我们就做完了,就上报到国家文物局,但是经过专家审查在工程方案当中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修改意见返回以后,我们就又让公司进行修改,所以说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时间也比较长。”“蔚县博物馆馆长李新威认为,按照国家文物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在国家文物局批准之前,蔚县方面无权对玉泉寺进行修缮保护。”由以上信息可知:首先,对文物保护修缮的申请程序较多,流程冗长;其次,国家文物局只是对文物进行间接维护,具体方案由承办公司提出,专家只针对现成的方案提出修改意见,这就难保施工质量,反复的流程审批、方案修改又使文物修缮拖之又拖。

最后,民众应提高文物保护意识,对身边的文物进行力所能及的保护。“据统计,《文物保护法》实施近30年来消失的4万多处不可移动文物中,有一半以上毁于各类建设活动。据2011年完成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显示,全国登记不可移动文物总量766722处,但与之相对应的全国文物执法人员不足1万人;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状况不容乐观,其中保存状况较差的占17.77%,保存状况差的占8.43%,二者相加超过总数的1/4。至于那些古村落、古建筑数量的减少速度,比预计还要更加严重。”在玉泉寺事件中,有的村民在院中堆杂物,但也有村民试图用塑料布堵住屋顶漏洞,即民众们文物保护意识存在一定差异,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加大舆论宣传,为民众普及相关知识,培养民众保护文物的意识。

近些年也不乏民众齐心保护文物的事例:20138月,郑州要从桐柏南路向南穿过后河芦村,打通至长江西路,但路中有一棵300年的古皂角树,当地人以及施工队一致以保护古树为施工准则,最终修路多花了近50万元,围着此树建成一个长30米、宽4米的花坛。这棵大树为市政主干道增添了更多的文化标签,也时刻彰显着当地民众对文物的保护观念。

中华文明因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和璀璨绚烂的繁多文物而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独树一帜、熠熠生辉。存在至今的文物本身就是历史兴衰沉浮的见证者,但这些见证者因为天灾人祸而慢慢走向消亡,“北京也许在一百年之后就能成为纽约,但纽约即使一千年也不能成为北京”。文化的沉淀是一个民族最大的财富,针对东陵被盗事件、玉泉寺无人修缮等事件,我们都应痛定思痛,在施行适当的安防措施同时,整个社会都需对文物保护模式、文物保护意识进行反思,以减少此类事件在今后的发生。